寒江舟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八章情热,东厂的小说,寒江舟子,90后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那年年少,风华正茂。

“最是一年春好处,绝胜烟柳满皇都。”长安春雨清丽。

但那年江南却风景独好。

少年白衣融於这江南的春天莺飞草长。

那时年少,天命风流。一时气盛,日久情长。

“阁下好胆识。”同样也是清朗绝韵响起。

“何人鬼祟?”同是清韵回道。

那人玄衣现身,黑金暗线刺绣草书於衣上。“还没有谁敢如此乱春闱的。”

春闱,乃是会试。

因在春季举行,又故称春闱。应考者为各省的举人及国子监监生,录取者皆称作为“贡士”,的猪肚全都是柳苏折一人包办。

“你就不恨他们么?”江君胜叹气,收起了他一贯的微笑。

柳苏折却转头望向窗外,也叹了口气道:“我收了他们的钱。如果我一个人,还好办。”柳苏折指的是他的母亲。

百善孝为先。

柳苏折为自己倒了杯酒。

江君胜与柳苏折不同,因为他是国子监的人。是监生里的荫监。所谓的荫监是官员之子,不经考选取得监生的资格的人。要国子监的,需要交一大笔钱,柳苏折这样的,只能一步一步考。

远处高楼传来了渺茫的歌声……

春风微醺,沈醉东风。

画舫摇曳在这水波上,轻轻柔柔。

柳苏折醉了。

本来酒量极好的江君胜不知为何,也醉了……

醉了,都醉了……

柳苏折的心突然很空虚,心里空洞洞的。

四目相对,电光火石。

胜却人间无数。

杯盘狼藉。江君胜大掌扫过小案几上的果肴,拿起酒壶,猛灌一口。顺带拉下两侧竹帘……柳苏折下身抬高,被放在了那矮脚小案上……

江君胜伸手钳住柳苏折的下巴,凑过头去。唇瓣相对,舌尖彼此撩拨,一口酒不知是你喝了,还是我喝的。渐渐热火烧起,杯中物虽烈,但犹是不及彼此口中的琼浆玉ye,sh滑柔软,像是入口即化。

彼此二人分开,唾线缠绵在一起,分不清是你的还是我的。

江君胜又转移了阵地,柳苏折脸上也不知道是醉酒还是情乱,红晕就和那河水涟漪卷动,一圈一圈泛开……

舌头游走到了耳朵后面,shsh黏黏的,温热柔软。柳苏折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世界第一讨厌哥哥

之朽

驯化

梦不正

(鬼灭同人)萤火

RIGHTZ

家庭乱伦奸情 淫荡少妇

黄咪咪

老婆是女王大人

你还好吗

白夜

一勺白糖